江西时时彩走势图连线|江西时时彩
網站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鳩摩羅什在涼州的弘法生涯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739    更新時間:2018-11-8
  十六國時期著名高僧、中國四大佛教翻譯家之首的鳩摩羅什曾在涼州生活過16年。晉太元十年(385),鳩摩羅什離開西域,隨征伐龜茲國獲勝東返的前秦國“都督西討諸軍事”呂光來到涼州姑臧城(今武威市涼州區),他在這里較為系統地學習漢語,悉心搜集各種梵本佛經,研讀佛學經義。通過弘法活動,喚起當地及從外地聞名趕來學習佛法的僧俗二界的正信正覺,使佛法融入了當時的宮廷和民間的生活當中,為后來著名的“涼土譯經”活動奠定了堅實的社會基礎,也為他入秦后大規模從事佛經翻譯做好了前期的準備工作。后秦弘始三年(401),他離開涼州,前往長安。疑在弘始十五年(413)去世,前后11年多時間,鳩摩羅什共譯佛經35部、294卷。梁啟超稱贊贊他是“譯界第一流宗匠”;著名學者陳寅恪推崇鳩摩羅什,認為他的譯經藝術“實優于玄奘”,有三個特色:“一為刪去原文繁重,二為不拘原文體制,三為變易原文”。他翻譯的佛經,對中國佛教的宗教哲學和教義的形成有極大影響。后來中國佛教學派和宗派所依據的重要經典,基本上都是他在這一時期翻譯成漢文的,因此,他也是當之無愧的“中國翻譯史上的里程碑”式人物。
  
  迎請高僧,前秦后秦發起兩次戰爭
  
  鳩摩羅什,祖籍天竺,生于龜茲,圓寂長安,葬舌涼州。關于其生卒年代,目前記載有三種:據其弟子僧肇所著《鳩摩羅什法師誄(并序)》載:“癸丑之年,年七十,四月十三日,薨于大寺”,可斷其生于東晉康帝建元元年(343);又據梁慧皎《高僧傳》卷2:“以偽秦弘始十一年八月二十日,卒于長安。是歲,晉義熙五年也。”第三種是西藏藏文資料,認為其世壽不過50歲。   
  鳩摩羅什刻苦好學,青年時期就以大、小乘佛學及“五明”享譽西域。梁慧皎《高僧傳》記載,鳩摩羅什在西域各國享有崇高的威望,他周游各國講經,常常踩著國王的肩膀登上講壇。釋道安所作《摩訶缽羅若波羅密經抄序》記載:“會建安(元)十八年,正車師前部王名彌第來朝,其國師字鳩摩羅跋提獻胡《大品》一部。”這是鳩摩羅什為中原王朝所知名的最早記載。《晉書》載:前秦建元十三年(377)正月,太史奏道:“有星見于外國分野,當有大德智人,入輔中國”,苻堅對群臣說:“朕聞西域有鳩摩羅什,襄陽有沙門釋道安,將非此耶?”將此二人視為可“輔國”的“大德智人”,當即派出使臣前往西域致書迎請,但遭到龜茲國主的拒絕。建元十五年(379),中土僧人悅純、曇充等游學龜茲歸來,向前秦主苻堅稱述龜茲佛教興盛,法師鳩摩羅什才智過人,精通大乘佛法,鳩摩羅什遂更為前秦朝野所崇敬。被苻堅稱為“朕以十萬之師取襄陽,唯得一人半”中的“一人”即高僧道安,對鳩摩羅什尤為推崇,他一心想與鳩摩羅什一起“共講析微言”,多次“勸堅取之”,即不惜一切代價獲取此人。苻堅為此諭示大臣說:“賢哲者,國之大寶。”“朕聞西國有鳩摩羅什,深解法相,善閑陰陽,為后學之宗。朕甚思之”。   
  龜茲國拒絕前秦迎請要求,是苻堅決定發兵征討的原因之一。苻堅派氐人呂光任都督西討諸軍事,率兵七萬西進,并任鄯善王休密馱為都督西域諸軍事、寧西將軍,車師前部王彌填為平西將軍、西域都護,率其國兵為呂光向導。苻堅在呂光臨行時對他說:“若克龜茲,立即快馬把羅什大師請來。”前秦建元二十年(384),呂光戰敗龜茲及諸國救兵,在龜茲城中尋訪到了鳩摩羅什。但苻堅在不久的淝水之戰中失敗,不久被部屬姚萇殺害,至死也未見上鳩摩羅什。前秦滅亡后,呂光兵停涼州,割據自保,建立了后涼國,鳩摩羅什也開始了寓居涼州弘法的傳奇生涯。   
  姚秦取代苻秦以后,姚秦國主姚萇對寓居在涼州的鳩摩羅什的生活非常關心,曾向后涼致國書,邀請鳩摩羅什前往長安弘法,但后涼呂氏王室惟恐鳩摩羅什的入世智慧和軍國計謀之術被敵國利用,限制鳩摩羅什東去的自由,在今武威市涼州區鳩摩羅什寺院的寺址處修建精舍供其居住,給以優厚的生活待遇,呂氏每遇自然異觀和對外軍事,便前往尋求解答。姚秦建初九年(394),姚萇卒,其子姚興即位,姚興于當年再致國書給后涼,要求放行鳩摩羅什前來長安,但又被后涼拒絕,姚興遂萌發兵奪取之心。   
  后秦弘始三年(401),姚興趁后涼王室手足相殘、國內大饑和疆土分裂之機,派隴西公姚碩德率大軍西征后涼。夏季,姚秦軍圍攻姑臧。九月,后涼國主呂隆答應舉國降秦,并保證鳩摩羅什的安全。初冬,姚碩德護送鳩摩羅什踏上東行路,于十二月二十日抵達長安。
  
  揭穿旁門左道,廓清佛法東漸迷霧
  
  歷史上的佛法東漸之途,并不是一帆風順的。從東漢到西晉之間,佛教在河西走廊的據點僅有敦煌與姑臧兩個相對能夠集中弘法的道場。西晉的竺法護聚眾翻譯佛經,前涼國主張天錫則在中國歷史上率先組織國家形式的譯場,姑臧是都城,敦煌乃佐郡,涼土是中國佛教東漸第一站是勿庸質疑的。但就在佛教傳播占優勢的涼土,除儒教、道教外還有各種來自西域的“左道”不斷滲透民間,爭取民間的信仰基礎。前涼第二主張寔就因寵信天梯第五山“妖道”劉弘,導致被劉弘信徒謀刺身亡。后涼的占星術士郭黁與鳩摩羅什同為呂光的重要軍事顧問,但郭黁妖言惑眾,廣有信徒,他利用天象變異現象聚眾叛亂,呂光花費數年時間才肅清郭黁之亂。在天梯山,陜西儒生段業著述宣揚儒學。鳩摩羅什來到涼州之前,佛教的傳播因前涼王國遭到前秦吞并出現式微局面。  
  佛教要在后涼立足并發展,鳩摩羅什深知必須借助佛教“五明”之學,去揭穿“左道”的幻術,撫慰因自然災異、戰亂帶給民間的精神恐怖。鳩摩羅什精通大、小乘,還在佛典之外留心研讀佛教以外諸書,如“韋陀舍多論”、“四韋陀”及“五明”諸論等,他來到涼州時已經“陰陽星算,莫不畢盡,妙達吉兇,言若符契。”《后涼錄》載,呂光的中書監張資,“文翰溫雅”,呂光“甚器之”。張資患了重病,醫士治療不了,呂光向全國征召高人異士給張資治病。結果來了不少“左道”,其中“有外國道人羅叉”自稱能治好張資的病,騙得呂光的巨額賞銀。“羅叉”用五色繩作咒,焚燒后以水為藥,稱喝后即愈。鳩摩羅什非常生氣,認為他是“誑詐”,決定當場進行揭穿。他告訴張資和一旁觀看者:“如果灰末在水中一會兒又恢復成繩子,說明羅叉的鬼話不能相信,病人也得救不了。”結果,灰末在水中重新恢復成原來的繩子,羅叉的幻術被破,張資也未能被“左道”救活。在同“左道”爭斗的同時,鳩摩羅什當眾向人們用佛法解釋“冥運”無常的道理;為消除人們的疑慮,他在涼州還以“冥運雖隱,可以事試”的慈悲胸懷,以“事”為例,現場見證佛法的真實不虛。   
  還有一個例子,后涼咸寧二年(401),“龍出東廂井中,到殿前蟠臥,比旦失之。”又有“黑龍,升于當陽九宮門”,“左道”認為是吉瑞之兆,呂纂大喜,改大殿為“龍翔殿”,改九宮門為“龍興門”。鳩摩羅什告戒呂纂實為“災眚”,希望他“宜克棋修德,以答天戒”,不要為自然界的異常現象所迷惑,宜修身明德,敬畏民心。不久,呂纂被殺,“左道”嘩眾取寵的伎倆再次被事實無情地揭穿。正因為有鳩摩羅什在涼州的“五明”實踐和“冥運雖隱,可以事試”的弘法主張,他離開涼州前,佛教已深入人心,信眾上至沮渠、禿發王室,下至村塢,奠定了幾年后北涼的大規模譯經和向中原、江左輸送佛教典籍的社會基礎。
  
  學習漢語,搜集梵經,為長安譯經夯實基礎
  
  鳩摩羅什離開龜茲去涼州時,攜帶了一批梵語佛經和佛教器物,最著名的要數舉世聞名的旃檀瑞像。此像是中世紀最早進入中原的佛陀等身造像,元代名人程鉅夫奉旨所作的《敕建旃檀瑞像殿記》中說:“旃檀瑞像者,佛之真像也。”是優闐王因思念釋迦牟尼令巧匠用牛頭旃檀木雕刻的,刻像時釋迦牟尼還生活在世上傳播佛教。他記載說:旃檀瑞像在“西土1285年,龜茲68年,涼州14年,長安17年,江南173年,淮南367年。”北宋太平興國八年,日本著名高僧奝然到揚州時也反復考證說:“瑞像佛約在龜茲六十余年,在西涼呂光城十四年。”明萬歷丁酉秋八月鷲峰禪寺《旃檀瑞像來儀記》碑和康熙五年四月二十九日弘仁寺所立《旃檀佛西來歷代傳祀記》碑均有詳細記載。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旃檀佛俱毀于兵火。同這無比寶貴的瑞像一起帶到涼州的佛經,應當還有龜茲王新伽藍常誦讀的《放光般若經》,系于寺側故宮中找到的寶貴佛經。   
  經考證,鳩摩羅什在涼州抄撰了《眾家禪要》,后來譯成《坐禪三昧經》3卷。此經在涼州流傳多種抄本,鳩摩羅什悉心甄別,訂正“初四十三偈”,《出三藏記》載:“其中五門,是婆須蜜、僧伽羅叉、漚波崛、僧伽斯那、勒比丘、馬鳴、羅陀禪要之中,抄集之所出也。”《大智度論》“原本有十萬偈,每偈三十二字,共三百二十萬字。”鳩摩羅什在涼州收集了其中的一部分,另在長安搜集小部分,后譯出初品34卷,其余為略譯。他還在涼州搜集到《摩訶般若波羅蜜經》的異譯本《放光般若經》、《光贊般若經》,帶到長安后重新進行翻譯,翻譯此經時,秦王姚興“親覽舊經,驗其得失”。《首楞嚴三昧經》原是前涼所譯,涼州流傳最廣,鳩摩羅什考其“事數”之異,也重新進行了翻譯。他在涼州搜集到的《中論》古本,后來翻譯時作了刪改。   
  鳩摩羅什在涼州多方搜集到的還有《妙法蓮華經》、《彌勒成佛經》、《富樓那問經》等。可以說,鳩摩羅什共譯出的佛經35部、294卷參考本,大多數是在涼州搜集到的,有些是在涼州通過西域胡商郵驛而來。此外,《十住經》是先由佛陀耶舍帶至涼州,后又傳至長安才譯出的。   
  鳩摩羅什在涼州經過十多年的生活,不但精通了漢語語法,還對中原風俗都有深刻的了解。《僧佑錄》載,鳩摩羅什在涼州生活多年后,已經“善方言”。呂光后期,鳩摩羅什對竺法護等人留存在涼州的譯本從翻譯學角度進行考辯,認為其“多有乖謬,不與胡本相應”。他認為翻譯佛經要“胡音失者,正之以天竺;秦名謬者,定之以字義;不可變者,即而書之”。他譯經時注意文、質結合,所譯佛經在內容的表達和詞語的應用等方面都達到前所未有的新水平。   
  由于他“善方言”,在呂光后期就發現漢晉語體特色譯出的一批佛經不合佛意,涼州所存《光贊般若經》譯本,胡本只有序品、阿鞞跋致品、魔品有名目,其它僅標以“事數”,鳩摩羅什以為“名非佛制”。后來,他在翻譯時,凡認為舊本中的“事數”不妥當者,皆加以改譯。如改“陰”為“眾”、“入”為“處”、“持”為“性”、“覺意”為“菩提”、“直行”為“圣道”。被人們津津樂道的成語如“大千世界”、“天花亂墜”等就是他在翻譯佛經時首創的。   
  他在涼州生活期間,還深受中國儒家學說的影響,對辭藻、韻律也有較好的見解。他向信眾講大乘佛教戒律,做五言詩:“眾生受佛戒,即入諸佛位,位同大覺已,真是諸佛子。”強調“孝順父母、師僧、三寶,孝順至道之法。孝名為戒,亦名制止。”具有鮮明的中國傳統文化色彩。   
  鳩摩羅什在涼州還像儒人那樣授徒講經。著名僧人僧肇聞聽鳩摩羅什來到涼州后,立即從陜西徒步西行,拜鳩摩羅什為師學習佛法,是中原僧侶中最早接受鳩摩羅什“三論”經義者。僧肇所著《肇論》后來成為三論宗的重要典籍,將鳩摩羅什所傳龍樹學緣起性空的般若思想發揮得淋漓盡致。   
  鳩摩羅什臨死前曾發下誓言:如所翻譯的佛經準確無誤,死后焚身舌頭不會焦爛。果然,僧眾在火化他遺體時,舌頭不灰。后秦弘始十五年(413),從長安西返的高僧佛陀耶舍到達涼州,向北涼王室宣揚鳩摩羅什不爛舌的殊勝傳奇,北涼向后秦致國書討取未逞。永和元年(416),后秦國內紛亂,譯場星散,北涼王沮渠蒙遜再次致書討要,后秦末主為防后背遭襲,答應不爛舌西遷涼州,涼秦和好。沮渠蒙遜從長安迎請到鳩摩羅什的不爛舌后,在鳩摩羅什精舍舊址上造寶塔供奉,同時修建鳩摩羅什寺。鳩摩羅什寺距今已有整整1600年,期間屢毀屢建。唐初,大將軍敬德重修,留有碑記,上刻"羅什地基,四至臨街,敬德記。"明朝永樂元年(1402年),鄱陽軍夫石洪再次修建。至清朝康熙二十八年(1689),又經過修建。此次修建的鳩摩羅什寺"前后三院,煥然一新”,錈刻的《重修羅什寺碑記》石碑現保存在武威文廟。1927年,鳩摩羅什寺毀于大地震,唯存塔半截。六年后,該塔得以補修完整。近年來,在理方方丈的帶動下,鳩摩羅什寺塔得到新的修補,寺院建筑物不斷增建,使鳩摩羅什寺成為河西走廊中外佛教文化交流最重要的一個平臺。

文章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 2007 - 2019 www.wwjjj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共武威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武威市監察委員會
    聯系地址:武威市涼州區新城區能源大廈 聯系電話:0935-2112154
    郵箱:[email protected] ICP備案號:隴ICP備17002107號-1號
    甘公網安備 62060002000134號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555彩票手机app 民间现实二人麻将玩法 精准计划软件手机版 欢乐生肖规则 三牛娱乐平台的网址 江苏快三怎么玩赢钱 山东时时是什么 彩名堂计划最新手机版 超级大满贯2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