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时时彩走势图连线|江西时时彩
網站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西出陽關有親人
作者:竇孝鵬    文章來源:甘肅廉政網    點擊數:2310    更新時間:2017-8-11
  1959年,我在青藏高原汽車某團直屬駕駛排擔任駕駛員。10月的一天,上級交給我們一項任務:有一支在沙漠深處執行任務的騎兵部隊,給養和彈藥亟待補充,要我們出兩臺車裝運物資前去支援。排里研究后,決定由胡副排長帶我和另一人的兩臺車去完成這次任務。領受任務后,我們從駐地青海格爾木出發北上,經過三天到達甘肅蘭新鐵路的柳園車站,裝上面粉、大米等給養物資和一部分武器彈藥,一刻不停地踏上了征程。
  我們的目的地是在敦煌西南部的大漠深處。從火車站到敦煌路比較好走,我們當天就趕到了。第二天從敦煌一出發,雙目所及,盡是望不到頭的黃沙,找一棵綠草都很困難,簡易公路坑坑洼洼,也很不好走。
  行駛一個多小時后,路邊出現了一個木牌,上面有兩個斑駁的大字:陽關。
  副駕駛員小馬是今年入伍的中學生,他大概想起了唐代王維的“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驚叫了一聲:“啊,陽關!西出陽關無親人呀!”
  我說:“對,我們已出了陽關。”
  高原天氣像孫猴子的臉,說變就變,上午我們出發時,天還是晴朗的,可是走了沒多遠,天空就烏云密布,接著就下起了大雨,擋風玻璃上的水流像瀑布一樣奔涌。我們當時開的車在顛簸的青藏高原已奔馳了六年時間,車況很差。車上的面粉大米本來是苫有篷布的,可那塊篷布和車本身一樣又舊又破。盡管出發前我們對破洞進行了修補,可我仍不放心,停下車爬上去一看,發現有幾個地方已經滲水,威脅到了物資的安全。我急忙打開自己和小馬的行李卷,把包袱皮、被子、氈子等都拿出來,蓋在篷布滲水處,然后用繩子拴緊,看看沒問題,才回到駕駛室。抹一把滿臉的雨水對小馬說:“騎兵戰友西出陽關,戰斗在艱苦的大漠之中,運給他們的物資,不能有任何閃失。”
  車子又前進了,雨越下越大,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走了一段后,我心里又不踏實了,再次停車,爬上去檢查篷布滲水情況。結果,我大吃一驚:由于暴雨傾盆,糟朽的篷布已濕透了,眼看要危及面粉和大米的安全。
  我二話沒說,解開綁繩,揭開篷布,一貓身鉆了進去,用身子在篷布中間撐起一個“小山包”,篷布上的雨水嘩啦朝四下流去。
  隨后,我下車在工具箱里找出千斤桿和一把鐵锨,對小馬說:“我們要用這兩樣東西把篷布中間撐高,雨水就不容易滲進來了。但這東西沒法固定,車一開動就容易倒,所以必須有人扶著它們。這一段路比較平坦,由你開車前進,我到篷布下面扶它們。”
  汽車在狂風暴雨中前進,又過了半個多小時,雨漸漸停了下來,小馬停住車,喊我快點出來。我由于又累又悶,一下子摔倒在車上。
  經檢查,車上的物資完好無損,我一揮手:繼續前進。
  下午4點我們行駛到了一座大山下,上山的路坡陡彎急,只能掛著一擋二擋往前拱,這樣的上山路極易使機器發熱、水箱開鍋,此時卻偏偏刮起了大風。風從車后面刮來容易使機器溫度上升,車跑不動,這是駕駛員最頭疼的事。現在又趕上上山路,就更麻煩了。
  走了一段,水箱噗噗噗冒熱氣。我們停車去加水,一下子就加進去了多半桶。出發前,我們每臺車都灌滿了兩桶水,照這樣下去,過不了多久,兩桶水就會用完。而此地根本找不到水,怎么辦呢?
  汽車像蝸牛一樣在山坡上蠕動著,走不了幾步水箱就會開鍋,水蒸氣噴得擋風玻璃霧蒙蒙的,駕駛室熱得像個蒸籠。就這樣,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我們才前進了不到10公里,帶的兩桶水全被汽車水箱喝光了。
  當水箱又一次開鍋時,我們都拿出自己的軍用水壺,把舍不得喝的水全加進了水箱。大家說:寧叫人受渴,不讓車受屈。
  我們又向前走了一段,來到一個較平的地方,把車掉過頭,好讓水箱吹吹風,散散熱。
  此時,在夕陽下,我們忽然看到前面不遠的地方出現了兩個小屋,胡副排長說:“那里是養路道班,我們去道班找水吧。”
養路工是公路的“保姆”,行車在高原大漠,你會時不時在路邊看到一座低矮的土坯房,一般有三四間,有的周圍還用草皮或土坯壘著圍墻,這便是道班房——養路工人的家。他們大都靠著一把鐵鍬,加刮板、小推車,終年奮戰在公路上,推土、填坑、平路,維護著公路的暢通與安全。
  走了兩三公里,我們來到了道班跟前。聽見聲音,道班房里立即迎出了好幾個人。一個洪亮的聲音說:“是解放軍同志呀,快進屋吧!”連推帶讓地把我們拉進了屋子。
  說話的是道班班長,40歲左右。他說,他是一名轉業軍人,那天他們突擊搶修了一段損毀公路,收工晚了,正準備做晚飯,要我們和他們一起吃。
  我們謝了他們的好意,說飯不吃了,想從他們這里灌些水,加滿水箱后我們還要趕路。
  “沒問題!”道班班長立即讓一個胖小伙領著副駕駛員提桶去灌水。
  但他們很快就回來了,胖小伙匯報說:水缸里剩下的水不到半桶了,根本不夠用。
  原來此地無水源,這個道班吃用的水都是養路段定期用汽車送來的,一般五天送一趟,按規定明天上午才能送水來。本來他們還有點機動水,但今天上午有三臺車在這里加了水,剩下的一點水他們大部分都倒進鍋里準備煮面條呢。
只見道班班長一揮手說:“干脆,今天晚飯我們來一頓啃大餅,不喝稀的了,把鍋里的水都舀出來,加上缸里的,都加到汽車上去。”
  我們不同意,我說:“你們勞累一天了,不吃點稀的怎么行?這樣一來,你們明天早上也沒水做飯了!”
  老班長一揮手說:“同志,我們養路工的責任是保證公路暢通,可汽車缺了水,公路再平也不能走啊!好在前面不遠就要下山了,走下坡路就不費水了,你們加上水快趕路吧!我也曾是一名軍人,深知軍用物資耽擱不得呀!”
水,珍貴的水,凝聚著道班工人們深情的水,一點點地加進了我們的水箱。
  我們又出發上路了。工人們齊刷刷地站在門口向我們揮手致意。
  見此情景,小馬眼含熱淚,激動地說:“西出陽關有親人呀!”
  第二天,我們把物資安全地交到了騎兵戰友手中。

文章錄入:    責任編輯:武威市紀委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 2007 - 2019 www.wwjjj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共武威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武威市監察委員會
    聯系地址:武威市涼州區新城區能源大廈 聯系電話:0935-2112154
    郵箱:[email protected] ICP備案號:隴ICP備17002107號-1號
    甘公網安備 62060002000134號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pc蛋蛋大小单双怎么猜 贵州时时彩 彩888下载 捕鱼世界手游下载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 亿游国际ll登录地址 波克千炮捕鱼官方专区 双色球最简单规律技巧 山西股票配资 吉林时时开奖结果